联系管理员 | 收藏本站 | 科学文化中心 |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首 页 期刊介绍 创刊寄语 编委成员 往期下载 论 坛 网络资源 English version
[高级]
刊物相关事宜
投稿须知
编辑体例格式
网上投稿
期刊订阅
联系编辑部
科学文化资料
科学文化
科学技术史
科学哲学
科技与社会
科技中国
科技政策
科学人物
专题
读书评论
新书推介
《走进殿堂的中国古代科技史》丛书出版
站在巨人与矮子肩上——爱因斯坦未完成的革命
《中国印刷史》:一部划时代的杰作
《中国农学史》入选“三个一百”原创图书
推荐新书
友情链接
中国科学院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中华人民和共和国新闻出版部署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科学出版社
科学网 中国科技期刊门户网站
洪堡大学200年
  】   【打印】   【关闭窗口】   【读者评论】   【浏览次数:

洪堡大学200年

今年是德国著名的柏林洪堡大学(Humboldt Universität zu Berlin)成立200周年。作为第一所成功地将“教学与研究”结合起来的新制大学,它有“现代大学之母”的美誉。在其长达两百年的历史中,洪堡大学曾有过极其辉煌的年代,也有相对衰落的时刻。在两德统一之后,她自身又经历了从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公主”大学到资本主义国家的“灰姑娘”大学的剧烈变化。处于一个经济相对落后的联邦州内,经费上捉襟见肘,两次“精英大学”评选都名落孙山,而从她分出去的“柏林自由大学”却在第二次“精英大学”评选中榜上有名。处于内忧外患之中的她当然希望借助200年校庆这一绝佳机会提升自己的形象,争取在2012年的第三轮“精英”评选中获胜,从而完成从“灰姑娘”到“公主”的华丽转身。

200周年校庆
自2009年10月12日起,一个长达15个月的系列纪念活动就开始了,旨在缅怀昔日辉煌,痛诉当前困境,以及展望未来前景。期间,洪堡大学邀请师生员工、柏林市民以及世界各地的校友及特约嘉宾,围绕不同的主题举办了150场包括展览、研讨会和音乐会等在内的庆祝活动。除了学校总体的庆祝活动外,各个院、系、研究所更是各显神通,举办丰富多彩的专门庆祝活动。新的研究机构,如欧洲法研究所借此机会宣告成立。

图 .校庆正式开幕时举办的音乐会(Matthias Heyde摄)

有六场活动被认为代表了洪堡大学精神,受到了特别的关注。它们分别以独立(Unabhängigkeit)、教育(Bildung)、自由(Freiheit)、责任(Verantwortung)、未来(Zukunft)和科学(Wissenschaft)冠名。
以“独立”为主题的校庆活动——“入门口的艺术”(Kunst im Foyer),展出的是1969年出生的女艺术家弗洛耶(Ceal Floyer)的新设计。在洪堡大学主楼入口楼梯正对着的墙上,有原东德社会主义统一党(SED)1953年安置的四行镏金铜字,上面刻着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句话被认为揭示了社会生活的实践本质,也是原东德思想挂帅的表现之一。两德统一后,如何处理这几行带有明显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镏金大字,一直是洪堡大学当局不敢面对的一个敏感话题。她没有对铜字进行任何改动,只在接近它的主楼入口的各阶楼梯上贴上一块小铜条,上写“小心楼梯!”(Vorsicht Stufe!)。她的设计引起了不少争议。是小心楼梯,还是小心马克思?无论如何,把马克思的那句名言保留下来,仍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是继承与传统相结合的佳话。

图. 入门口的艺术,是小心楼梯,还是小心马克思?

以“教育”为主题的活动是洪堡大学的新图书馆——“格林兄弟中心”(Jacob-und-Wilhelm-Grimm-Zentrum)的落成仪式。在洪堡大学的历史上,第一次有了中央图书馆。“格林兄弟中心”将原来分散在十二个不同分馆里的人文科学、文化、社会和经济方面的图书,以及一些珍贵的历史藏品和特殊收藏集中在一起。


“格林兄弟中心”内景

以“自由“为主题的活动是与墨卡托基金会(Stiftung Mercator)合办的“洪堡战略对话”。在一年之内举办共四次大型研讨会,讨论大学何去何从,我们将如何工作等问题;
以“责任”为主题的活动,是一个持续四个月的展览,题为“城市之中:菩提大街下柏林大学200年”。这个展览非常值得推荐,它事实上反映了整个大学的历史,其中还有不少珍贵的实物展出。
以“未来”为主题的活动是一个持续三天的研讨会。题为“‘洪堡模式’的未来——国际科学体系中的现代研究性大学”。会议邀请了德国一些著名的科学家、高校决策者以及科研管理者来探讨“洪堡理念”的得失。这个活动得到了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BMBF)的支持。
以“科学”为主题的活动——“路上的洪堡”(Humboldt unterwegs),事实上是将把整个柏林作为校园来看待,在柏林的一些著名场所,如亚力山大广场、波茨坦广场以及赫尔姆霍茨广场举办各种研讨会,让市民共享校庆的欢乐,并借此机会普及科学知识,并以一个“科学长夜”(Lange Nacht der Wissenschaften)做为结束。
一个学校的校庆活动能持续一年多的时间,并且得到全社会的高度关注,这在世界大学史上也是十分罕见的,足以说明洪堡大学的重要性。在德国范围内,还没有任何一所大学的历史能像洪堡大学一样与本国历史有如此紧密的联系。

洪堡理念
洪堡大学的前身柏林大学是在普鲁士风雨飘扬的情况下成立的。1806年,普鲁士加入第四次反法同盟遭遇惨败,次年被迫于与法国签订割地赔款的条约。这个令民族蒙羞的条约让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1770-1840)坐立难安,振兴民族精神的想法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任命卡尔•施泰因(Karl vom Stein,1757-1831)为普鲁士首相并授予他广泛的权力进行改革。施泰因清楚地认识到有必要进行教育改革,而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在柏林创办一所大学。
普鲁士已经拥有多所著名的大学,为什么施泰因要在柏林再建一所大学呢?这可以从一个小事说起。1804年,博物学家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1769-1859)从美洲回到普鲁士,腓特烈三世希望他能留在柏林。亚历山大•洪堡去了那儿,却意外生病了。“这个地方既狭小又死气沉沉,”他抱怨道,“这里的人是如此的肤浅,更糟糕的是这个地方寸草不生,天空又总是灰蒙蒙的。”不久,他就离开了柏林而去了巴黎。其实柏林并没有亚历山大•洪堡所描述的那么可怕。柏林当时有欧洲最好的沙龙之一。施莱尔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1768-1843)曾对这种沙龙大加赞许,他认为自己从中获益匪浅。但是柏林的学术机构并不发达。那时柏林仅有少数的学校,如矿业学院、柏林工业大学的前身——夏洛腾堡工业学校、艺术与科学研究院、夏丽特医院(Charité)以及建筑学院等。所有这些机构既不做研究,也不培养专业人才。施泰因认为柏林就缺少一所有影响力的大学。为了进行教育改革,他在内政部增设了文化教育司,专门负责全国的教育事务。而他心中文化教育司长的理想人选正是亚历山大•洪堡的哥哥,当时在罗马任外交官的威廉•冯•洪堡(Wilhem von Humboldt,1767-1835,以下简称洪堡)。

图 .洪堡大学校徽,上为洪堡兄弟头像。

洪堡早年在哥廷根大学学习,之后成为普鲁士十分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和语言学家。他在青年时期就受到启蒙运动的影响,法国大革命(1789)发生之后,他去巴黎进行了短暂的旅行,目睹了当时法国社会发生的变化,渴望德国社会也能进行改革。自由、平等、民主的思想在欧洲深入人心,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和费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1762-1814)也在不同程度上接受了这些思想。康德提出了著名的三条公论来表达他的社会理想:人人自由;人人平等;人人自主。费希特认为,社会的目的是保障自由,改善人类;国家不是目的本身,而是手段。洪堡的社会观和国家观与这两位哲学家接近,他曾在《论国家的作用》(Ideen zu einem Versuch, die Gränzen der Wirksamkeit des Staats zu bestimmen)一书中表达了自己对于国家这个概念的思考,国家是为保障人的自由而建立的。在对人的教育和培养上,国家应该遵从人的自由的本质。在教育理念上,他与费希特都比较赞赏瑞士教育家裴斯泰洛齐(Johann Heinrich Pestalozzi,1746-1827)的思想:教育要建立在个体差异、个人感觉和自主活动的基础之上,要有利于学习者的个性、人格和理性的形成。
1809年,普鲁士议会通过让洪堡接任教育司长一职的决议。洪堡开始着手柏林大学的创建工作。他心中的理想大学有别于欧洲以往所有大学。旧式的大学只是散播知识和举行考试的地方。教授上课照本宣科,没有形成自己的知识体系。大学里存在着严重的裙带风气,任命教授并不是唯才是用,而是“唯亲是用”。洪堡希望创建一所新型大学,一个从事纯科学的自主机构,并提供全面的人文主义教育,使个人的兴趣得到发展。

图 . 费希特,柏林大学第一任校长。

要办一所新型大学,首先要有新型的办学理念。柏林大学的办学理念最初源于几位朋友之间的讨论,参与的人除了洪堡外,还有费希特,施莱尔马赫以及几位普鲁士的改革家。他们的理念并不完全相同。比如,费希特希望用管理兵营的方式来管理大学,使之成为一个国家的真正的战斗力量。不过真正的奠基者是洪堡。他提出了“寂寞和自由”(Einsamkeit und Freiheit)的原则,一方面大学不应受外界的政治和经济环境所影响;另一方面,大学要保持相对独立和学术自由,不受国家政府的束缚。寂寞和自由相互依存,没有寂寞就没有自由。新型大学的模式应该遵循“教研合一”,教学和研究一同在大学里进行。在他的观念中,知识并不是现成的,而是要经过人们反复地学习、研究和质疑才能得到发展的。现代大学是“知识的总和”(Universitas litterarum)。这些理念都深刻体现了他在探讨国家理论时表达的一个基本观点:教育属于民族,而不属于国家。

百年兴衰
尽管有一系列优秀的理念做为创办基础,然而柏林大学还必须面对诸多困难。首先是财政上的拮据。国王腓特烈三世此时彰显了他企图以教育振兴普鲁士民族的决心。在普鲁士割地赔款的艰难困境之下,腓特烈三世毅然决然承诺每年给柏林大学拨款15万塔勒。洪堡将这笔经费绝大部分用于聘请一流教授上。教授年薪1500塔勒,这是当时一个高级技师年薪的10倍。因此,四大学院都聘请了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任院长。神学院院长是著名神学家施莱尔马赫,哲学院院长是费希特(柏林大学第一任校长)。法学院院长是萨维尼(Friedrich Carl von Savigny,1779-1861),当时最有名的法学家之一。医学院院长是克里斯托夫•威廉•胡费兰(Christoph Wilhelm Friedrich Hufeland,1762-1836),当时德国最有名的医生。大学面向全体市民公开授课,以吸引各个阶层的听众。而这些举措确实发挥了作用。每当有大师上课时,学校顿时就热闹起来。施莱尔马赫讲课时,人满为患。除了要参加考试的学生外,还有热爱知识的妇女以及要提升自己文化水准的官员。施莱尔马赫开玩笑的说,“学生是来听课的,妇女是为了来找学生的,而官员是为了找妇女的”。
在威廉的弟弟亚历山大•洪堡的影响之下,柏林大学对四大学院中的哲学学院进行了改建。在传统学科的基础上,增加了地理学和生理学等新的自然学科,一股研究自然科学的风气在校内蔓延。从19世纪30年代开始,柏林大学在自然科学领域逐渐成了德国乃至世界优秀学者的聚集地。后来被称为“德国科学的宰相”的物理学家赫尔姆霍茨(Hermann von Helmholtz,1821~1894)创建了该校的物理学研究所,使之成为物理学者的理想殿堂;电磁波的发现者海因里希•赫兹(Heinrich Rudolf Hertz,1857-1894)就曾在此学习过。曾在英国皇家化学学院任教20年的化学家霍夫曼(August Wilhelm Hofmann,1818-1892)1868年被聘请到柏林大学执教。柏林大学的数学系涌现了柏林数学界三星——库默尔(Ernst Eduard Kummer,1810-1893)、克罗内尔(Leopold Kronecker,1823-1891)以及在函数理论和微分方程方面做出重要贡献的数学家维尔斯特拉斯(Karl Weierstrass,1815~1897)。在医学方面,医学家缪勒(Johannes Peter Müller,1801-1858)和魏尔啸(Rudolf Virchow,1821~1902)也在此学习过。自1901年诺贝尔奖第一次颁发以来,共有29位曾在柏林大学任教或学习过的人陆续获得了诺贝尔奖,包括我们非常熟悉的普朗克和爱因斯坦等人。不得不说,19世纪中后期至20世纪30年代,是柏林大学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


图. 魏尔啸Rudolf Virchow(1821~1902),生理学家,现代病理学之父。第一次发现白血病。发现了肺动脉血栓栓塞的形成机制,并提出了栓塞这一术语。他作为德国进步党的发起人与成员,是当时反对俾斯麦的重要的政治家。



图. 哈恩Otto Hahn(1879-1968),放射化学家和物理学家,因发现原子核裂变于1944年获诺贝尔化学奖。

柏林大学的成功也影响了德国乃至世界的大学教育模式。不仅德国国内纷纷以柏林大学为范本进行大学改建,国外也出现了仿照柏林大学的模式建立的新型大学,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实际上,以柏林大学为代表的德国大学模式成了全世界的楷模。而这种强调教研合一的大学使得德国的研究环境到了19世纪中期有了很大的改变,“研究工作已经成为大学学历所必须具备的资格,并且也是教授功能的一部分。”新型的大学模式给德国带来了科学上的繁荣,对德国工业化的发展和综合国力的提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到了19世纪末期,德国在科学的各个领域已经居于领先地位。
然而,在动荡的20世纪上半叶,柏林大学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灾难。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拉开了序幕,在极端的德意志民族主义煽动下的德国民众对战争普遍持赞成态度。包括普朗克等著名科学家、艺术家和牧师在内的93人还签名响应为德国侵略行为辩解的宣言,其中有不少人是柏林大学的教授。这引发了欧洲其它国家对德国文化界的强烈不满,也给柏林大学的声誉带来了极大的损害。
“一战”后柏林大学开始走入低潮。由于国内通货膨胀严重,学术中产阶级的生活变得窘迫,教授的职位失去了吸引力,大学逐渐不能吸纳新的人才。希特勒攫取政权后所制定的一系列政策对于柏林大学来说更是一场浩劫。在德国盛行的“反犹主义”使得犹太学者和学生被强行驱逐甚至惨遭迫害,纳粹党的反对者也遭受同样的命运。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著名犹太教授纷纷被迫离开柏林,这无疑是整个德国知识界的巨大损失。
柏林大学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个时刻发生在1933年5月10日。那天,在紧邻大学的倍倍尔广场(Bebelplatz),加入纳粹党的学生及教师纵火焚烧了洪堡大学图书馆大量被认为是“异端邪说”的图书,这其中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海涅、爱因斯坦、高尔基、罗曼•罗兰、海因里希•曼和托马斯•曼等人的著作。更多的人因此而离开了这个曾经被誉为人文思想家园的地方。在这场长达十几年的浩劫之中,柏林大学跌落了历史的底谷。
二战结束后,德国分裂成了东德和西德。柏林大学位于东柏林,被德国社会主义统一党接管。由于不满柏林大学政治氛围,部分学生和教授出走西柏林。1948年10月,在美国占领当局的支持下,这些学生和教授在那里成立了柏林自由大学(Freie Universität Berlin)。1949年,为了纪念对柏林大学做出巨大贡献的洪堡兄弟,东德的柏林大学被改名为柏林洪堡大学。
这一点颇具历史反讽。事实上,早在柏林大学成立的1810年,洪堡就辞掉了内政部的公职,不再管理与大学有关的任何事务。这倒不是因为他与大学教授个人之间有多少矛盾,而是因为他对“学者”这个群体较为失望。他说,“教师是最疯狂,最难以满意的一类人,他们的利益之间相互冲突,他们的爱恨受嫉妒羡慕左右,他们的看法片面,每个人都认为只有他的专业应该得到支持。”他的弟弟,亚历山大•洪堡,更是不愿留在柏林,而是去了巴黎,他晚年写的五卷本的《宇宙》,也是用法文写的。按理说,洪堡兄弟与柏林大学的关系并不直接,还不如第一任校长费希特。为什么柏林大学最后没有改名为费希特大学呢?对于这个问题,其中一个比较认可的看法是,后来柏林大学的发展充分体现了洪堡的几大原则,而在亚历山大的身上,完美地体现了“思想深度,敏锐头脑和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的罕见组合。柏林大学改名为洪堡大学实在是名至实归,兄弟俩的头像共同出现在校徽上更显相得益彰。
洪堡大学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进行了改革,德国社会主义统一党的方针政策得到贯彻,与苏联及东欧集团的大学之间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到了20世纪70年代,洪堡大学又开始与西欧许多大学有了正式的学术合作。之后,又陆续与世界各地的著名大学开展了双向合作。
两德合并之后,洪堡大学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20世纪90年代,柏林政府一度想恢复洪堡大学旧时的名气,将其塑造成为德国最好的大学。这也使得其一度增长得十分迅速。然而,到了90年代末,主要是由于经济上的原因,柏林大学在短短的几年之内惨遭两次精简,无疑是对这所古老大学的一次沉重打击。
目前的洪堡大学正在积极向“精英大学”的目标努力。她与世界各地的著名高校之间建立了密切的学术合作。这次高调庆祝200年校庆充分体现了洪堡大学的决心以及德国政府的重视。洪堡大学建立之初,就是学术与政治的一次互动,在两者的相互较量中,洪堡大学逐渐成熟。在现代社会下,大学完全摆脱政治的干预,恐怕很难做到。但把这种干预尽可能的减少,让大学自主发展,才是正道。在远大抱负与现实之间,洪堡大学没有迷失方向,它还在继续努力攀登下一个高峰。

校园风采
与柏林大学的曾经傲人的学术成就相比,它的建筑也极富有历史的厚重感。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三世给这所大学捐赠了第一栋大楼——海因里希王子宫,位于柏林市中心——著名的柏林菩提树下大街上。这所富丽堂皇的宫殿是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1712-1786)为他年轻的弟弟海因里希王子修建的。海因里希王子夫妇去世之后,腓特烈三世慷慨地将这座宫殿捐赠给柏林大学,而这也是柏林大学创办之初唯一的大楼。决定做出后,宫殿里还住有厨师和佣人90多人,直至1809年冬才完全腾空。施莱尔马赫和费希特在这里进行了第一次非正式授课。
另一个著名的建筑是“夏丽特”(Charité)。它曾是腓特烈一世在位时在柏林郊外修建的一个检疫场所,被用来安置那些感染上瘟疫的人。瘟疫过后,这里逐渐被用作专门治疗穷人的慈善医院。1726年这又改为培训军医的地方。1727年,素有“士兵国王”之称的腓特烈•威廉将这里改名为“夏丽特”,取其“慈善”之意。几经辗转,这一建筑归后来归柏林大学所有,1928年,柏林大学医学院院长胡费兰将此处设置成了医学院。现在,出于经费上的考虑,也为了提高使用效率,“夏丽特”成为洪堡大学和柏林自由大学共有的医学院。

图 . 为洪堡大学200年校庆特制的蛋糕,以主楼为模型(Heike Zappe摄)

洪堡大学的新图书馆格林兄弟中心,在建筑上是值得大书特书的。由曾设计过特里尔博物馆的瑞士建筑师杜德勒(Max Dudler)设计,用了三年时间建成,共花费7500万欧元。“格林兄弟”主要是作为童话收藏家和德国文字学的共同创立者被人们所熟知的。新馆以德国历史名人“格林兄弟”来命名,是恰如其分的。新馆外型极为壮观,内部更让人耳目一新,设计充满现代感,功能非常齐全,充分体现了日耳曼民族注意细节的特点。九层楼的图书馆设有1,250个座位,共有250万册藏书,其中有150万册放在架上,可以随便浏览。图书馆的心脏是阅览室的大阳台区域。在四个不同的楼层,安置了300张书桌。读者透过玻璃屋顶,就能直接看到天空。图书馆还提供个性化服务。有各种不同的小工作室可供读者选择。在七楼的“托儿所” 专门为那些带着小孩来读书的人创造了空间,当父母专心学习时,孩子们可以在特制的桌子上画画。整个图书馆使用无线网络,可以自由无拘地上网。“格林兄弟中心”不仅一周七天向洪堡大学所有师生服务,同时也向全体柏林市民开放,周一至周五甚至一直开放到半夜12点才关门。
“格林兄弟中心”真正体现了洪堡大学的开放、严谨。她所倡导和引以为傲的六大特质:独立、教育、自由、责任、未来和科学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洪堡大学会有一个伟大的未来。(朱慧涓 方在庆)

致谢 本文的写作得到了洪堡大学校办主任Dr. Sandra Westerburg女士、Mirja Meyerhuber女士以及主管对外宣传的Sabrina Schulze女士的大力帮助。主楼照片和新图书馆照片版权分别归Heike Zappe和Philipp Plum所有。

参考文献:
David Sorkin,1983. Wilhelm Von Humboldt: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self-Formation, 1791-1810.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Vol. 44, No. 1 (Jan. - Mar., 1983), pp. 55-73.
http://en.wikipedia.org/wiki/Humboldt_University_of_Berlin.
http://www.tagesspiegel.de/wissen/humboldt-wollte-freiheit/1612548.html.
http://www.hu-berlin.de/ueberblick-en/history/huben_html.
http://www.hu-berlin.de/pr/pressemitteilungen/pm0908/pm_090901_01.
杨焕勤, 张蕴华编.柏林洪堡大学 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86
http://www.zeit.de/wissen/2009-10/200-jahre-humboldt-uni朱佳妮:德国“卓越计划”与“精英大学”初探,《世界教育信息》,2007.5,25-29.
Peter Hanns Reill,1994. Scienc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Cultural Sciences in Late Enlightenment Germany: The Case of Wilhelm von Humboldt. History and Theory, Vol. 33, No. 3 (Oct., 1994), pp. 345-366.

封二上“夏里特”(CCM)(Raimond Spekking摄)


封三 洪堡大学的著名校友

封三左上 费歇尔Emil Fischer(1852~1919)德国化学家
因合成糖和嘌呤衍生物而于1902年获诺贝尔化学奖

封三右上. 冯•劳厄Max von Laue(1879-1960)物理学家,因发现晶体中的X射线衍射现象而于1914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封三左下 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1901-1976)物理学家,因建立量子力学于1932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封三右下 薛定谔Erwin Schrödinger(1887~1961)物理学家,因提出量子力学的波动方程式于1933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Copyright 2001 - 2009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京ICP备5046608号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55号 邮编:100190
电话: (010)-57552555